您好,欢迎光临 黄石网 今天是 ·设为首页·收藏本页·社区搜索·新手帮助

黄石网

 

 

搜索本版
黄石网 黄石论坛 社会热点 我们国家已经俯视西式民主那一套治国理论了_治国俯视民主 ...
查看: 175|回复: 1
go

我们国家已经俯视西式民主那一套治国理论了_治国俯视民主

Rank: 4Rank: 4

发表于 2021-3-21 19:41 |显示全部帖子
欧美工业革命弯路超车,我们在仰望欧美的
”  一面说一面大家看梅花. 原来这枝梅花只有二尺来高,旁有一横枝纵横而出,约有五六尺长,其间小枝分歧,或如蟠螭,或如僵蚓,或孤削如笔,或密聚如林,花吐胭脂, 香欺兰蕙,各各称赏.谁知邢岫烟`李纹`薛宝琴三人都已吟成,各自写了出来.众人便依"红梅花"三字之序看去,写道是:  咏红梅花得"红"字邢岫烟  桃未芳菲杏未红,冲寒先已笑东风.  魂飞庾岭春难辨,霞隔罗浮梦未通.  绿萼添妆融宝炬,缟仙扶醉跨残虹.  看来岂是寻常色,浓淡由他冰雪中.  咏红梅花得"梅"字李纹  白梅懒赋赋红梅,逞艳先迎醉眼开.  冻脸有痕皆是血,醉心无恨亦成灰.  误吞丹药移真骨,偷下瑶池脱旧胎.  江北江南春灿烂,寄言蜂蝶漫疑猜.  咏红梅花得"花"字薛宝琴  疏是枝条艳是花,春妆儿女竞奢华.  闲庭曲槛无余雪,流水空山有落霞.  幽梦冷随红袖笛,游仙香泛绛河槎.  前身定是瑶台种,无复相疑色相差.众人看了,都笑称赏了一番,又指末一首说更好. 宝玉见宝琴年纪最小,才又敏捷,深为奇异.黛玉湘云二人斟了一小杯酒,齐贺宝琴. 宝钗笑道:“三首各有各好.你们两个天天捉弄厌了我,如今捉弄他来了
时候,错误的以为西式民主治国理论是地球上最先进的,《历史的终结》更是把这套理论吹成地球上最完
浅谈我对市场理解
海汽集团是海南自贸港新龙头
美的制度,从此之后,再无其他,西式民主治国理论就是历史的终结……
  对于西式民主,我们国家一直在全盘接受和彻底放弃中徘徊,实践中更多的是取其精华去其糟粕。台湾的堕落,香港的沉沦,欧洲“发达”国家的停滞不前,亚非拉大量采用西式民主制度国家一次又一次的混乱……几十年的观察,我们国家大彻大悟,西式民主那套治国理论已经不仅仅是行之无效,更加是治国毒药。假如中国照搬西式民主,光速拉大的贫富差距,极速扩大的阶级矛盾,来个疫情死几十万人,来个停电几百万人断电……要不了多少年,中国的老百姓会象当年赶走国民党一样赶走共产党。
  以史明鉴,几千年的中国史,统治阶级最关心的莫过于长治久安。不同的历史时期,不同的统治阶级,都想摸索出一套最适合当时的国情,最行之有效的治国理论。每个朝代的初期,新政权刚刚取代旧政权,百废待兴,新政权吸取旧政权失败的经验,总结出一套至少不会重蹈覆辙的治国理论,以此作为实践治国的行动指南。这个时期,往往是国运上升期。
  从过去的实践中总结出来的理论,只能保证不会重蹈覆辙,无法避免掉入新的陷阱。因此,统治阶级在实践中面对新问题时需要不断总结经验,吸取教训,不断改良治国理论,再用改良后的理论继续指导实践。这种从实践到理论再到实践的循环反复的过程,俗称摸石头过河。我们国家在摸石头过河的过程中吃了太多太多老外的亏了,1949年至今,过河的路上,小坑大坑巨坑陨石天坑,一步一步摸过来,途中几次差点淹死。俗话说的好,吃一堑长一智,每被坑一次,治国理论就完善一些,几十年下来,中共已经完善出一套碾压西式民主的治国理论。
  如果说西式民主那套治国理论是至阴至柔的《葵花宝典》,那么我们国家的治国理论就是至阳至刚的《降龙十八掌》。岳不群修炼了《葵花宝典》
北上资金巨额净卖出 面板龙头获逆市买入
,自私自利,为达目的,不择手段,不顾大局,妄图做武林盟主,搞的江湖腥风血雨。美国修炼了西式民主,自私自利,为达目的,不择手段,不顾大局,妄图做地球霸主,搞的世界战火不断。乔峰修炼了《降龙十八掌》,为国为民,侠之大者,顾全大局,为了平息战争,舍生取义。我们国家倡导人类命运共同体,助亚非拉建设家园,为亚非拉提供疫苗,问责澳大利亚虐待叙利亚平民,用实际行动行侠仗义锄强扶弱……
  当你什么都不会的时候,会仰视《葵花宝典》,但是,当你历经磨难,学会
利好消息能否阻止大盘二次探底?
了碾压《葵花宝典》的《降龙十八掌》之后,你只会俯视《葵花宝典》了,对不对?
      ”行者道:“师父既然如此,只是这个担儿,老孙却担不起。”  一时大轿从大门进来,家里细乐迎出去,十二对宫灯,排着进来,倒也新鲜雅致。傧相请了新人出轿。宝玉见新人蒙着盖头,喜娘披着红扶着。下首扶新人的你道是谁,原来就是雪雁。宝玉看见雪雁,犹想:“因何紫鹃不来,倒是他呢?"又想道:“是了,雪雁原是他南边家里带来的,紫鹃仍是我们家的,自然不必带来。”凤姐儿笑道:“外头的只有一位珍大爷。我们还是论哥哥妹妹,从小儿一处淘气了这么大。这几年因做了亲,我如今立了多少规矩了。便不是从小儿的兄妹,便以伯叔论,那《二十四孝》上'斑衣戏彩',他们不能来'戏彩'引老祖宗笑一笑,我这里好容易引的老祖宗笑了一笑,多吃了一点儿东西,大家喜欢,都该谢我才是,难道反笑话我不成?"贾母笑道:“可是这两日我竟没有痛痛的笑一场,倒是亏他才一路笑的我心里痛快了些,我再吃一钟酒。正合婴儿之本论。,,,,,,,,,,,,,,,,,。怅市场,看大A涨跌,谁主沉浮?。倚天为顶地为炉,两般药物团乌兔。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21-3-21 19:41 |显示全部帖子
求解。。
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验证问答 换一个 验证码 换一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