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光临 黄石网 今天是 ·设为首页·收藏本页·社区搜索·新手帮助

黄石网

 

 

搜索本版
黄石网 黄石论坛 精彩网文 原创连载《九岁捉妖师》妖异悬疑 古风言情_古风悬疑连载
查看: 218|回复: 1
go

原创连载《九岁捉妖师》妖异悬疑 古风言情_古风悬疑连载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21-2-25 18:10 |显示全部帖子
第一章:兰因序果
  武宋二十七年,皇宫蚕室。
  疾风吹劲草,枝摇惊瘦鸟。
  林六黄被他父亲推进一间陋屋,身后吱呀一声,光线骤然一黯,迎面刮来一股子腥风,腐肉味混杂着药味直灌脑门。
  林六黄捂着口鼻,身子突然一阵痉挛,张开手一看,手里正掬着热乎乎,滑溜溜的一滩肉泥。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吃肉,就这么糟蹋了未免可惜。
  林二黄忍着不适,想着不如闭眼咽下去。
  林二黄本名张六剩,是庄户人家的么子,家里姐兄五人,他排行老六,张父的田地原本只够一家人勉强度日,哪知张六剩九岁时撞上了灾年,蝗虫吃掉了大半的庄稼,大水淹掉了剩下的,从此便过着啃树根,嚼草皮的日子。
  后来能入口的都吃完了,张六剩便被三袋大米卖给了皇城里做面饼生意的林家,林家人不知从哪寻了门道
这沙僧见了大怒道:“我老沙行不更名,坐不改姓,那里又有一个沙和尚!不要无礼!吃我一杖!”好沙僧,双手举降妖杖,把一个假沙僧劈头一下打死,原来这是一个猴精
,打算送一个儿子入宫当太监,他们自然舍不得亲生的心肝遭罪,寻来找去挑中八字好的六剩,则了个吉日认了义子,改名林二黄。
  在一个阴雨连绵的春末,林母在他手里塞了一张肉饼,随后林父将他抱上了牛车,林二黄三两口吞了肉饼,将满手油舔了个干净,牛车晃了一路,他也想了一路那肉饼究竟是什么味道,等
震荡为蓄势,行情未结束!
到了宫门口,还是想不起来。
  从始至终,林二黄都不哭不闹,他心里明白,这是爹娘给他的一条生路。在人吃人的灾年,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难。
  哪怕要千刀万剐地活着,他也决不能死,因为,他要找到一个人。
  还没等林二黄将手心里的肉泥送到嘴边,黑暗中便走来两位脸色惨白,颊上涂着胭脂的高壮女人,她们架起林二黄的
期点通怎么样对等沪指直接大幅低开下探第一波反弹后
胳膊,将他绑在一块门板上,手脚锁在门板四个角的铜环里。
  昏暗的烛火摇曳着,林二黄看到不远处有一道骇人的身影,身高七尺有余,满身肥膘,比林家后栏里的老母猪还要壮实。
  那胖子用银刀剖开猪苦胆,放在盘中,盘里还盛着草木灰和一根鹅翎管,他用血淋淋的手拿起烛台,另一只手端盘子,走向林二黄。
  林二黄看着胖子满身晃荡的肉,不知怎么,又想起那块油腻腻的肉饼来,
  那胖子将盘子抵给高壮女人,举着烛台凑近林二黄的脸,眯缝着眼瞧了他半晌,叹了口气道:”可惜了,这么张俊俏的脸。”
  林二黄乍然见到那张放大的肥脸,只觉得像地狱里的阴差,吓得脸泛白,奇怪的是,他竟闻到了一股紫星花香,跟梦里一模一样,愣神的片刻,裤子被一股大力扯落,凉风灌进两腿间,那玩意不知受了什么刺激,竟悄悄抬起了头。
  胖子瞧见咦了一声,一双眯缝眼笑得弯了起来。
  林二黄不知那胖子为何发笑,只觉得心理像憋了一团火气,无处发泄,反而没那么害怕了,瞪着那胖子道:“你,要动手便快些……”
  胖子也不恼,拿起盘里的银刀放在火上烤:”莫急,横竖你得栽我手里,其实你应谢我,替你省了一屁股情债。须知尘世债,情恨最难偿。”
  说罢,高壮女人掰开林二黄的嘴,塞了一枚黄澄澄的
说变天就变天,谨慎
蛋黄。
  林二黄正要咀嚼,那高壮女人阴森森的笑道:”本是要连吃上三天蛋黄,但因灾年粮少,就麻烦小公公多担待了。”
  林二黄顿时感觉嘴里的蛋黄不香了。这时,一只手攥住了他的下体,凉而尖锐的刀锋划开了皮肉,他痛的想蹬腿,却被那两位高壮女人死死按住。
  高壮女人道:”小公公莫动,若是刀偏了几分,人就废了。”
  林二黄听到这话,咬碎了一口的蛋黄,才堪堪忍住不乱动。紧接着,一股大力发狠地推挤着下体,林二黄感觉他的灵魂也被挤出了躯壳外。林二黄疼的抠紧了身下的木板,那高壮女人见他挨不过,怕他咬了舌头,便将一块臭烘烘的布塞进了他嘴里。
  他冷汗涔涔地侧过脑袋,看到那胖子将两团血肉模糊的肉随手丢在了地上,他这时才发现,地上有许多大大小小的肉团,有的甚至已经腐烂了。
  紧接着,两块冰凉的东西贴上了下体。林二黄以为终于挨过去了,那高壮女人却拍了拍他,道:”公公莫动,就快好了。”
  林二黄两眼涣散地盯着地上的肉团,嘴角的口诞混着蛋黄流了一脖子,他的嘴已经合不上了,不止如此,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血淋淋的刀子在皮肉里进进出出,仿佛剃掉了他身上每一根骨头,从此,他只剩下一滩烂肉,没了骨头,从此他的腰杆怕是也挺不直了。
  那胖子将该割的肉割了,便从盘里拿出鹅翎管,插入了林二黄的尿道口,他又抹了把草木灰,涂在血淋淋的伤口上。
  林二黄的身子不断痉挛着,恍惚间,他听见高壮女人笑着恭贺道:
  “恭喜小公公,最难熬的过去了,今后都是好日子了。
  另一个女人道:”他好像在说什么……”
  那胖子好奇地凑到林二黄嘴边,只听他不断地唤着一个名字:”姝姬,姝姬……”
  高壮女人也听见了,正要说些什么,胖子却不耐烦地道:”还不将这命根子送出去,给张公公瞧一眼,然后拿去烧了。”
  两个高壮女人听后,恭顺地拿着托盘走
那两员神将相交,好便似南山虎斗,北海龙争
出门外。
  胖子瞧着惨不忍睹的林二黄冷哼一声,眼中露出一丝杀意:”这是你欠我的,我如今来取,天经地义。”
  林二黄自是不可能回答。那胖子又道:“我还有差事,晚些再来看你,你这一世,也是富贵无极,不过嘛……”胖子怪笑一声,神情中透露着快意。
  林二黄不知听见了什么,忽然闭着眼大叫出声,整个人都魔怔了:”姝姬,别走,别走。”
  胖子转过身,忽然变作一美艳女子,端的是一副神仙般的姿容,她盯着那林二黄,满脸冷意。
  这时,一个杂物筐子动了动,一只肥肥的手伸出来。
  一位身高七尺浑身肥肉的男人正四仰八叉的躺在筐子里,那筐子忽然间碎裂,他便摔在了地上。他痛的龇牙咧嘴,只觉得这一觉似乎睡得天昏地暗。
  突然间,他打了个激灵。
  今儿个还有宫里要紧的差事没办,若出了纰漏,被上面揭了皮都是轻的。
  那胖子灵活的爬了起来,走了两步,又停下,忍不住揉了揉眼睛。
  只见木板上捆着一道人影,那人歪着脑袋,似乎失去了意识。
  胖子赶忙走到林二黄边上,在他鼻子下探了探,还没等要松口气,突然想起了什么,开始满屋子翻箱倒柜,终于在角落里找到一张签字画押过的文书。
  他一颗跳的七上八下的心这才定了下来。
  难道是睡糊涂了?
  胖子摸着毛发稀疏的脑门,又瞧着林二黄苍白的脸,骤然失魂落魄道:”这么张要命的脸,要是卖去窑子不知值多少钱。”
  他皱着眉头又叹道:”怪了,我竟什么都想不起来……”
      直入亭台里面,见唐僧八戒,赤条条都捆在那里。红梅翠竹,绿柏青松。还不换衣裳去。怕甚么虎狼!”长老勒回马道:“我当年奉旨出长安,只忆西来拜佛颜。”真人笑道:“不劳,不劳。不断总结方能进步。热点前瞻:黄金概念+消费电子+多晶硅+钛金属。

Rank: 6Rank: 6

发表于 2021-2-25 18:10 |显示全部帖子
顶了顶了
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验证问答 换一个 验证码 换一个